朝花文学社作品之闲庭乌当

发布时间:2011-11-01 16:14 来源:  浏览:[] 次

《圣经》告诉我们,一切回忆无非是一群即将告别青春的后青春时代者对往昔经历体验的例行公事的复写。

此校园彼校园

罗莎

《圣经》告诉我们,一切回忆无非是一群即将告别青春的后青春时代者对往昔经历体验的例行公事的复写。

老校区的校园是让人失望的。走进梦寐以求的大学竟然是只有十几亩大的校园,在这小得连中学都可以把它比下去的大学里,我们可怜的个人主义却没有机会真正成长起来,甚至滑向了极端自私的一面。尽管内心深处可能渴望波澜壮阔的场面,但是现实却最多让我们选择咀嚼沉重的历史碎片。

无可否认,三十年前的教育学院处在集体的青春时代,文艺气息和政治气息是彼时校园的风向标。三十年一弹指,当年的莘莘学子有的成了校长,有的成了名师,有的成了教授。梦想成真与理想幻灭的对比惊人的强烈。他们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也许条件还不如我们好,还不一样出了那么多成就很高的老师?而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校园就似乎有些堕落。就像余杰《心灵独白》里所说的:“如果说当代人的堕落如同坐在一架猛然向山头撞去的飞机里,爆炸之后尸骨荡然无存;那么大学生的堕落则是从机舱里跳出来后作自由落体运动,可得一副全尸。”

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后,我们的新校区屹立在乌当区的土地上,进入新校区,我们在湖水中投下了石块,而涟漪却在校园中荡开,那种喜悦的心情反映了在新的校园中,大学生重建象牙塔的决心。无论是不是受世界一流大学梦的驱使,大学都正在经历一场静悄悄的转变。

的确,在七个月左右,教育学院从空旷的土地上挺拔,而且还迎来了三十年校庆并正式改名为贵州师范学院是很不可思议的。现在在学院的草坪上还会有人弹吉他唱歌,图书馆自习室里逼人的气息将校园衬托得更富情调,种种枯燥和空虚瞬间枯萎、消亡。

但现实背后可能远比这些现象丰富。高校扩招曾让多少人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大学生头顶上的神秘光环也在日渐淡去,教育也就成为广泛传播并为相当数量的高校欣然接受的理念。同时,09年我们贵州师范学院也将招进第一批本科生。

三十年前,异常充分的体验让个性、独立与坚强都有了很大的飞跃。让批评者对现实的时代产生了困惑。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说——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我们一起奔向天堂,我们全部走向另一个方向……。是的,在现实当中我们不要负太多的责任,只需怀着坚定的心走向自己的目标,因为各式各样的缺憾无不是经由教育和社会环境之手印在我们身上的。

我们相信,没有经历战争和乱世不等于不参与历史的进程,也未必就不懂得珍惜生活,没有点燃新青年的民主科学之火炬,没有上山下乡的磨砺并不必然是缺憾。校园内尽管“岁岁年年人不同”,但还是“岁岁年年花相似”。作为年轻的新一代大学生,我们还在经历成长。正如波尔斯特有诗句写道:“尽管以外层出不穷,尽管我们都是/赫拉克利特河的水滴,我们身上总保留有某种静止不变的东西。”芳华百代,各有千秋。

回忆往昔,展望未来,路就在自己的脚下,我们要坚定地走下去。

我的大学

贺静

悠悠琴声,溶溶月光,如水的月光流进我的眼中,激起我万千思绪……

——题记

——那时花开

也许曾经的我,是天真、是幼稚的。面对自己,我想有的只是无奈,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就仿佛是被关在鸟笼里的金丝雀,光有美丽的“外表”,响亮清脆的歌声,但却没有展示的舞台,空有一身的异禀。那时的我,只会一天在那一堆堆的题海中挣扎,企图找寻一条光明的黄金大道。曾经的曾经,我也不止一次次的幻想从那应试教育的牢笼中摆脱,去追寻我的自由,我的大学梦。

——羽翼折断

一路披荆斩棘,经历了无数次的考验,我终于来到了我所向往的大学,原本希望在此,放飞我的人生,倒在看到学校的一瞬间,我有些失望……

那时的我,就仿佛是一只雄心满满的小鸟再去追寻生命的旅途中,被折断了羽翼,也许那时,我的自信,我的梦想都被笼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风筝断线

记得妈妈曾说过:风筝的命运是掌握在那长长的线上的。曾经不知是我太过愚蠢,还是其它,我始终没明白所要表达的意义。

在来到这所学校后,失望虽在所难免,但我明白,我必须坚持我最初的信念——在大学这个人生舞台上,不断的充实并完善自己。

然而,世界上也许真的是有困难,有迷茫,才会有奇迹,有精彩吧!

在不断适应新的环境,适应不同于中学的生活以及学习时,我却陷入了迷茫……

那时的我,就仿佛是欲展翅高飞的雄鹰,迷失了方向,失去了通向成功彼岸的指示灯。我不知道,在这“迷宫”中,我究竟该怎样去找到出路。

没有了爸爸妈妈,没有了老师,没有了最知心的朋友在身边,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甚至我很害怕,害怕困难。也许是曾经,我把他们当做依靠,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都有他们在默默地为我做,我需要他们。

远离了那熟悉的地方,在这陌生的环境里,离开了我最亲最爱的爸爸妈妈,在这里,我感觉好失落……我想念我爸爸,我妈妈……那浓浓的亲情用去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去维持,去浇灌。但他也是我唯一支撑我坚持的动力,我知道,我要坚强,要学会独立。

迷茫,想家……这一个个的词语,不止一次的窜入我的脑海,我想坚持。

——风雨后见彩虹

说实话,一开始对这所学校,我并没有多大的感情,但那次文艺汇演中,中文系的老师,学长、学姐们的一字一句,仿佛穿透了我的内心。

在2008年那个冰冻的岁月里,也许那时的我,还坐在空调房里,看电视,听音乐……乐得逍遥。

但就是在那寒冷的季节,老师们都主动帮忙,建造现在我所在的新学校,在那个季节,我想寒冷的雪地,也会被这群人的热情所融化吧……我觉得这一切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对这所学校以及这里的老师们,另眼相看。

在这里,我找到了值得信任的老师,找到了我所真正向往的大学生活,也找到了希望,找到了精彩。

后记:

人生在世,隐忍的痛,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隐忍的痛,但那份隐忍,就如同一杯醇醇的美酒,唯有细细品味方才会读出希望,感受到未来的呼喊。

我的大学

雷鑫

季节的流水冷冷作响,我们不知不觉地漂向明天。

如破茧而出的蝶,经历了数载的跌跌撞撞,我煽动的翅膀,不时地感觉到隐隐的疼痛,不可置否,更多的是挣脱后徜徉的幸福,抑或是瞭望的畅想吧。

大学之憧憬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天真,竟然在无数个繁星似河的夜里,随意地翻翻那些泛黄的日记,然后拨一拨窗前的风铃儿,撩过散落眉眼的刘海,憧憬着,憧憬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这具有秋韵味的风轻轻抚过桂树的指尖,花儿肆意地嬉戏着,还害羞地泛着红晕,看到落到属于它的世界里的时候,才安静地沉默了。这样动静结合的人生,也许就达到一种境界了吧。当然,惟妙惟肖的场景,属于大学的场景,是不仅仅只有这样的,还有,18岁单车踩着松软的泥土,附和朴簌簌落下的梧桐叶,弹奏了一曲曲青春之歌。后面飘逸的长发捧着一本席慕容的散文集,等待前面的小伙子找到一个优雅而静谧的文化长廊,停靠后,就一起沉浸在席大师苦心经营的天空了。大学,就只有这样吗?不,图书馆中一个个错过的身影,教学楼前一墙墙精美的海报,食堂里一餐餐火红的食品……都是属于大学的。

除了憧憬过大学里的一花一木,一草一树,一花一景,一人一物,我也何尝没有祈祷过自己该拥有的大学呢?我希望自己可以在樱树旁听清晨时的松声,我希望自己可以在五尺讲台上挥斥方遒,我希望自己可以博览群书以摆脱孤陋寡闻的定语,我希望自己可以存活于现实的同时筑造自己的境界……

大学,我可以大胆地追求;大学,我可以勇敢的上路;大学,我可以坚强地前行。大学,写就了一个平凡女孩蜕变的章页,大学,涂抹了一个梦想女孩追寻的画本。

大学之迷茫

装着自信,载着乐观,带着坚强,我以为我的行囊足够厚重,足够洒脱,于是,我踏入了大学的土地。我感谢学长学姐热情的守候及引导,我庆幸校园温馨而亲切的氛围,我愉悦宿舍教学楼崭新的妆容,所以我断定,我们会是幸福的。物质上,我似乎应该满足了,精神文化上,供给的粮食也该够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毫不紧张的课程,毫不忙碌的学习,我总该开心了吧,这样我就可以充分利用时间消耗我的业余生活了。说是消耗,倒不如说是烧尽,于是四年后,我也只是残肢枯骨了。所以,我开始迷茫。

“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是身经百战的人”。如此说来,我们战果累累,也许算是小小的胜利者吧。接着,每一场战役对我们来说,都应该体现出越战越勇的战斗精神吧。不过,我看到的却是挥霍的斧子,我们都骑着战马,舞着斧子,厮声力竭地打仗,我们挥霍那些挑灯夜读的岁月,挥霍着那些题海战术的策略,挥霍着那些日积月累的青春,然后,战马失足,斧子滑落,我们湮没于希望的谷地。

当然,预言不可能都会实现,懂得悬崖勒马的人,也懂得克制迷茫。余秋雨先生说:“书是精神的巢穴,生命的蝉床”,全军溃败的惨景应该都会被余秋雨先生的这句话扼杀在摇篮里的,因为迷茫只是短暂的,君之一席话,必定启发一代代迷茫者脱离苦海的。

大学之展望

2 1世纪的大学生都应具备乐观这一品质,即使游溺于迷茫的深渊,终究也还是会使出浑身解数冲出迷雾,直上云霄的。我也照旧落入俗套的规划着我的大学,展望着我的生命。

我穿梭于来来往往的忙碌者中,我沉浸于重重叠叠的思考者中,我醉心于形形色色的寻觅者中,我不是闲于没事,也不是刻意的装,只是意图用一种东西来武装自己,以敌得过飞速发展的社会之弹,这种东西,也就叫做知识。我不指望别人夸赞我博学多才,也不强求别人羡慕我通天晓地,只是写下一份值得公诸于众的自我评价,以免贻笑大方或无颜苟活吧。这只是一个开始,四年的积淀,四年的净化,那将喷涌出怎样的浪花,飞溅起怎样的水珠?那时的水柱,一定很高,很高。

大学,擦拭了那些憔悴不堪;大学,荡涤了那些令人发指;大学,拂略了那些触景伤情。

大学,挥洒的将是激情;大学,淹没的将是无知;大学,成就的将是足迹。

大学,我要与你一起海阔天空!

我的大学

翟倩

曾看过《读者》中一则文摘,题目叫做“清华不是读书的好地方”,目的很明确,意义在与表达清华大学风景优美,鸟语花香,美不胜收。之所以校园太过美丽才让校友们在这芬芳的世界中“无心读书”。我的大学呢?我不禁问自己,它能够和清华想媲美吗?它是否美得让在校师生都无心读书吗?

我想,只要是参观过校园的人都会发现,它是一所成长的大学,确切地说,它还是在拼命地汲取知识努力使自身成熟起来的大学。没有参天的大叔,没有顶级的大师,甚至在校园内还有灰烟腾腾的施工建筑,我们每日走在这黄沙遍野里,仿佛行走在荒漠乡村。

但是,朋友,要是你以为我们因此而消沉和颓唐,那你就错了。如果你了解这所大学内在和成长,你将不敢再单纯的看待和肆意的评论,如果给你八个月的时间,你可以用来做什么?你可以去读书,充实自己的精神世界;你可以去锻炼,让身体来一次焕新;你也可以从此堕落,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但你绝不会想到有一所学校正在悄然建起,有一群人满腔热血要紧牙关默默耕耘着。他们不是勤劳可爱的农民,却胜似农民般辛勤劳累。他们是教师,他们就是那些衣冠楚楚嗜书如命的知识分子,而今,却拿起了这些肮脏又沉重的石头,石块……就这样一群自强不息的教师重塑了我的大学。三十年,我的大学等待我三十年,我也整整等待了三十年。就像在混沌的黑暗中突见光明一般,在涅火中重生,达成质的飞跃,脱胎换骨。

作为师范人,我感到骄傲。我骄傲在我们深知自己的不足,我们没有选择逃避和谎言,而是理直气壮的勇于面对现实,时常鞭策自己,时常审问自己:“我是谁?”“我为什么来”“该怎么做?”我骄傲学校正逐步走向高水平教学,人性化的管理的阶段,正迈向一个光明而崛起的时代;我骄傲我们是生活在阳光下的一代,我们具备了我们大学“上善若水,知行合一”的精神,我们肩负着为师范争光奋斗的使命。

我的大学,是个好地方。读书,读人,读世,读人间。它美,美在一种沉默,沉默的修身养心,后来居上,一飞冲天;它美,美在一种大度,世外纷纷扰扰,不及我这边风景独好;它美,美在一种远见,改革换新,种树造人,开创未来。

也许很多年的一天,我年迈苍老再次归来,母校恐怕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模样,它已哺育千万学子,名声远扬,桃李满天下,成为每个学子心目中的里程碑,可是在我心中,依然最难忘的是用双手开拓奋斗时的青涩时光。

深秋世界,双眼眺望远方,飘落一片树叶,拾起轻嗅一阵芬芳,希望就在前方。

在飘雪的季节守望花开

张万英

在很少下雪的贵州,我时常做着这样一个梦:在银装裹裹,白雪皑皑的世界里,漫步于我的大学校园,在洁白得不掺杂任何杂质的雪地上留下我绵延的脚印……

2009年夏天,在矛盾与痛苦中挣扎了三个月之后,我犹豫着走进了我大学。在别人惊喜或失望的余光里,我看到自己平静得过分的身影。经过三个月的徘徊和思考,我对我即将进入的大学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

我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开始慢慢发现和寻找这个学校让我感到安慰的蛛丝马迹。我能与同学友好地相处;我能轻松地完成学习上的问题;我能独立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能在这个远离尘嚣的环境中思考我的学习和生活。这些都让我在失落中找到了些平衡。我是个理智而又易于满足的人,虽然当飞去了北方的朋友向我描写她们校园梦幻的雪景时,当广东的朋友告诉我她们学校大到需要坐着可爱的小巴才能游遍整个校园时,当北京的朋友跟我说他正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给我打电话时.……现在,我在这里,反而能静下心来,做我应该做的事。

我不断努力增强自己的交际能力,锻炼自己的胆量,我兴致勃勃地参与班里举办的各种活动,报名参加各种社团,感觉时间多的时候在图书馆轻松地打发掉半天......看这那些牵手走在校园里的恋人,我甚至会憧憬自己那对的人出现时的样子。虽然我梦想中的美好雪景没有出现,但我从这些忙碌的生活片断里发现另一种浪漫。我发现这种现实活生生的风景,有着它另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童话般的雪景固然很美,可它却像一个美丽而骄傲的公主,用冷漠的外表拒人于千里之外,能否忍受住冬天的寒冷来欣赏到这种美丽,全看我们自己。

外界传言:“大学就是混时间,大学就是堕落的代名词,大学里没有真正的友谊和爱情……”

我带着那些传言忐忑地走进来,小心翼翼地观察各种迹象以验证那些绘声绘色的流言。我以我自己的体验来冲击着我摇摆的思想。诚然,有些现象是与“学校”这个神圣的词相悖的。大学是一个小型社会,我们在很多交往和实践活动中与外界的联系日益紧密,那些社会上勾心斗角的事也随之进入了校园这个单纯的象牙塔。一个简单的选举也需要讲关系,一些牵扯到利益的问题也分器了幕前和幕后……那些纯粹得像刚飘落的六角雪一样的友谊和爱情,在利益面前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魔力,变得无比苍白和脆弱。这些东西让原本温馨的大学校园蒙上一层透明的霜,看不真切,却让人觉得寒冷。可这毕竟是极个别现象,在我身边我还是能找到那些温暖的事,能发现那些让人觉得温暖的人并与他们成为朋友。我庆幸我能有这样的发现。

我更要说的是,大学,绝对不是混时间,更说不上堕落。在大学里,我们可以按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参加各种课外活动,但我们最大的任务还是学习。英语四六级考试,计算机,普通话过级,这些都是我们最明确的目标。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自由选修。我发现在大学如果想有所成就,甚至可以比高中更忙碌。你可以过得充实,有意义,当然也可以很散漫,很空虚,关键在于,你想过哪一种生活。

与那些响当当的大学相比,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离我们中的“天府”相去甚远。来到这里,心中未免或多或少有着委屈和不甘,但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努力改变你不能接受的,从容接受你所不能改变的。”既然选择来到这里,我就会努力爱上这里,与这块土地一起成长,在这里留下属于我的痕迹,我相信决定一个人成就的关键,永远在于人本身。

雪景太美,却又太寒冷。因此能懂得欣赏雪景的人,一定有着超乎寻常的勇气与坚韧。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愿我能与所有勇敢的人一起,用黑夜所赋予的黑色眼睛来寻找光明,在飘雪的季节里能抵御住严寒,用心欣赏奇异的雪景,更能以极大的坚韧,守望来年春天的繁花似锦。

上一条:第一期《新窗口》 下一条:朝花文学社作品之岁月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