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文学社作品之岁月留香

发布时间:2011-11-01 16:10 来源:  浏览:[] 次

当投身于卡夫卡的小说中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与他是这样的相像,在灵魂深处,的确是“任何的障碍都能够摧毁我”。当然,以前也自以为自己是坚强的,可是被摧毁了才明白坚强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无知。

Kafkaesque

白梅

当投身于卡夫卡的小说中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与他是这样的相像,在灵魂深处,的确是“任何的障碍都能够摧毁我”。当然,以前也自以为自己是坚强的,可是被摧毁了才明白坚强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无知。

有人或许会觉得我过于阴郁,阴郁在所难免,可是却也是人之常情。有人或以为我是故作之态,若不故作,怎么掩饰自己内心的凄清。命途多舛,时运不济,这是一个很冰冷的世界,我对于他却是这样无能为力,只能够时常阿Q,聊以慰藉。或许人都是这样的吧,谁都不会了解自己,所以人一直在寻找自我。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向世人提出了三个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谁也不知道,快两百年来,谁也没有研究出一个究竟。当然,也有人发表了观点,但是却不能服众,不能服众,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理。相信与不相信其实都没什么,可能相信比不相信更加可怕。

萨特认为,人生存的本质就是荒诞。想想也合理,但是却让人极端恐惧,因为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人生没有丝毫的意义。我是相信的,甚至相信加缪“人是被偶然抛到这世界上来的”。加缪认为,人被抛到这世界上,没有任何自主的权利,不能选择来,也不能选择不来。总之,把你抛来了,你就来了,你自杀你也来过了。多么凄凉啊,或许我出生以前本是不想来这个世界的,因为我早已经看到了我悲剧的命运。可是,我毕竟来了,因为命运从不给人任何选择的权利。

我来了,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却不属于这个世界。朋友们总说,我不属于这个时代,更属于一个战乱的时代。我的灵魂或许真的不属于这个时代,我的身体却钟爱这个时代,因为我可不想成为别人枪炮的靶子。但是灵魂上的折磨远比肉体的痛苦要可怕得多,这种可怕连我自己都没法预料。所以有人认为我精神有病,我却不否认,而是用章太炎的话来承认这一事实。当然,纵然自己有勇气承认,但是别人是不能接受的,别人只会以为你更有病了。

有没有病我自己没法证实,但是我明白的是,我的确是不愿与所谓的正常人为伍的。所以即便有人说我有病,我也不怪罪,而是一笑了之,甚至还很支持他的观点。我是不愿与正常人为伍,因为现在的正常人都很势利,都很冷漠,都很寡情。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心血,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灵魂而变得势利、冷漠与寡情,所以我宁愿承认我自己有病而“虽天下人吾独往矣”。

然而就是这中可笑的境况,让我变得Kafkaesque。自己在禁闭中,似乎也真的是像卡夫卡一样变得孤独、无奈与恐惧。我自己很害怕,连睡觉的时候都要紧握住一把刀才能够安心,总是害怕别人再来伤害我。但是,这一切都让人极端的无奈,别人都以为是我伤害别人,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别人伤害了我。当然,我不怨任何人,因为那些人伤害别人的手段极为高明,用最无耻的手段颠倒是非已是十分明显的。

我很痛苦,我很恐惧,我无法忘记那些摧毁性的打击,我挣扎,但是怎样挣扎也没用。而一些人还自以为是,还以为自己是上帝,真的明白一切,胡说八道,可笑至极。我不解释,我不愿找任何人理论,因为我不愿与这些无知的人说一句话,他们的境界还够资格。可是,这毕竟是痛苦的,这毕竟是骇人听闻的啊!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极端的恐惧散发出了永恒的味道,我自己不能承受,却又不得不承受,自杀不是解决事情的方式,通常没有任何的相对意义。所以,能怎样呢?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痛苦着走下去吧!在卡夫卡和萨特的精神伴随中,我希望能走远一些,不想再看到这个世界还有人的存在。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我不知道自己求索什么,只知道自己要去求索,尽管感受到了死亡的声音。

感悟生命

郭玉超

岁月的沧桑把所有的稚嫩涂成斑驳的一片,如同深秋的黄叶一片片飘落。

——题记

生命,作为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所存在着,以它景仰的高度决绝的姿态俯视着整个世界,一直以来,都对它充满了敬畏之情。生命,这是一个永恒却亦短暂的名词。也不曾仔细探究它所存在的意义。而对于生与死,则有着一直不敢有笔触的叹谓,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生与死的定义,更不敢去太透彻的分析,怕失去它存在的理性,怕对生命失去信心。

关于说生命的话题,哲学的高度是让我无法企及的,只是随着时间的节奏忽远忽近的契合着,寻找那属于生命的真谛。也许,人活着就是为了本身而活着吧。我只有两天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

曾经以为,死亡离我们的那样的遥远,可是,当我亲眼看着亲人的离去,饱尝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时,才发现,死亡,近在咫尺,我仿佛看到一口幽深的枯井睁着一只冷漠的眼在觊觎着,原来,心痛,竟是如此的无能为力。从此,我便知道了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也是一件怎样都不会错过的事,也许,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对生命的悟吧,只是,亲人的离去是我所不能承受的,同时亲人的离去也突然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虚无缥缈,顿时觉得,生命的一切不再有意义,无论有多少功高的卓然建树,死后也会化成一片灰,随风而散。黄尘下的静寂终将无人问津。

生命,飘动与大地之上,埋藏于黄土之间,最后却是真正的“纵有千金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也许,这就是尘世吧,从空而来,归空而往,生命的幻化无休止地幻化着,便引得众数人遥相感慨,才有了李白的“行乐须及春”,才有了王羲之的“当其欣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才有了靖节公“乐夫天命复奚疑”的气节,也许正是因为生命的短暂才有了对时间飞逝的伤怀感叹,才有了“携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的永恒的气势,对生命的神圣,庄严,所有的亵渎成了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在时间面前,人们真的脆弱到了扼腕叹息。

当自己在生命的十字路口徘徊,幸然看到了余华的《活着》,明白了活着的伟大,也知道了或者的艰辛,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这主人公的人生遭遇还要不幸了,“以微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陪伴下活着。”也许这才是活着最大的意义了吧。

世界上没有哪一条道路是重复的,也没有一种人生是可以替代的,对待生命,无限的敬畏之情都深埋于心底,最后走入禁区。无疾而终。这就是死亡,既简单又残忍,脆弱得连一砖片瓦也承受不起。它来时,无论你多么强壮,有多少活着的理由,也只有俯首就擒,没有一点点可以辩解的理由,选择的余地。在它面前,生命是不足为谈的,是可怜的。2012的冲击只需一个瞬间,一切都会灰飞烟灭。人生,便成为一个曾经来过的回忆。拥有的那些辉煌、名利、地位,都已不再与自己有关。

生命的江水,在滔滔东去,却不是每一条江河都能汇入大海,但死亡却是人生早就注定的程式。生是偶然,死是必然,一切都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既定。生命来时,每一个人都未必能做出选择。而到了最后,自己和世界挥手道别的那一霎那,上帝也专制得不会征得我们的同意,哪怕倾其一生的财富,也无法从上帝那里分得一丝一粒的额外光阴。

人生那么神秘,那么自然,也是那么的可悲。一个人的一生长不过百年,就像黑夜会来临一样,死亡也会随时不期而至;像春天无法阻止严冬的脚步一样,旺盛的生命也遏制不住死亡的莅临。我们祈求活着,但并不能不证实死亡。你可以一日日地过着自己安排好的生活,但不要幻想能主宰自己的生和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过客,漫不经心也罢,精心安排 也罢,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在活着的时候欣然接受生命里的每一个赐予,也坦然地接受每一次的伤害与磨难。

从生到死,不过是一场梦,有时,漫不经心的一个沉醉便是你人生所有的意义。活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活着的时候,就好好地活着吧。

此时,已近黄昏时分,忧郁的夕阳落下去了,我看到秋叶飘成五彩缤纷的晚霞,我看到一行黄鹂张开两翼在我的头顶上鸣啭着,飞翔着,飞翔着……

满足是幸福,淡然是情怀

李丽俊

一缕阳光,就让我欢喜不已。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容易满足,也许是我这几天都是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度过的缘故,所以更觉得阳光来的不易吧!人总是这样,越难得到的东西就越觉得它的可贵,也就越是珍惜。但回过头想一下,有时候满足也是一种幸福。但这种幸福,世间又有几人能够拥有呢?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当我第一次听到它时,我就喜欢得不得了,经常把它拿出来吟诵,不仅在私下,在人前亦是如此。而且越读就越喜欢,可能是读给别人听,也可能更多的是在告诫自己吧。

一滴水落进一湾碧潭之中,但它不可能只满足于这小小的世界,它会永不停歇地流向远方,直到汇入汪洋大海之中。风将秋叶吹落并埋于泥中,因为它知道叶不会满足于树,而泥才是叶最好的归宿。无生命的水滴、秋叶都如此,更何况是有生命的人呢?人活在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当中,会去追求一些东西是正常的,因为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如果人没了这些情欲,又何能称之为“人”呢?但如果总是希望名和利这些虚无的东西与自己结缘的话,那就变得庸俗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一片桃花源,但并不是人人都能找到那样的一个地方。在欲望充斥的社会,即便当初心中有那样的地方,但能够守住的毕竟少之又少。现在有些人想效仿陶渊明那样的古人做回隐士,赶个潮流,孰不知那样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甚至可以说是幼稚。难道一个人将自己封锁在森山老林之中就成了隐士?就像是你把一只鸟关在笼子里,难到就不会存在飞向蓝天的心思。“冰欺凌变热了,但人心更冷了。”人开始变得贪婪,心变得深不可测。很少人回去关心别人怎么去生活,更多的是关注自己过得好不好。经常有人为了那所谓的利益的东西到处去奔波,甚至搞得个头破血流的下场,在这过程当中,他们却忘了反思那样的生活值不值得过,那样的代价自己是否承担得起。

财富权利只是我们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我们应该看得淡然,看得洒脱,但是世间又有几人能有这般情怀?也许是功名权利、鲜花掌声并不是人人都能拥有,所以才会觉得它的难能可贵,也就驱使我们自己在不经意间去追寻这些东西吧。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也没有悲天悯人之心,只是想单纯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和简单的活着。私心,我是有的。我也曾想要自己过得好,家人过得好,但我仍希望大家都能有点意思的活着。因为,可能你在加入一场利益争夺战的时候,你就迷失了曾经的那个自己,忘记了想要简单活着的誓言。人活着,是痛苦并快乐着,如果为了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而搞得心力交瘁,那就得不偿失了。最后仔细想想还是按照自己当初的想法活着吧,过着自己的理想蓝图式的生活,去拥抱别样的碧海蓝天……

我喜欢余秋雨的散文,并不是因为人们称其为大家,而是因为他的散文所包含的深刻的内涵,总会引领我思考,给与我启发,顿悟。

其中,我最喜欢余秋雨《霜冷长河》的第一辑中的一篇散文《壮士》,这篇散文讲述的是主人翁余纯顺,一个上海男人,一生在罗布泊探险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说的“我选择了孤独,选择了行走。”一个长年孤独的跋涉在荒漠野岭间的灵魂,怎么会驮载着这般见识,这般情怀!我想,是因为他知道知足常乐,是因为他对名利的淡然看之。

满足,是一种幸福;淡然是一种情怀。当你学会了满足,你就收获了一份幸福;当你做到了对万事淡然看之,你就得到了全世界。

诗意地生活

周倩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海德格尔

漫漫人生之路,我要怀拥那最美的,诗意地生活。

诗意地生活,那诗意到底是什么呢?有人说:“一个灿烂的晴天,美丽的黄昏,雨后的彩虹,清晨的薄雾,山野的鲜花,辽阔的草原……”这些都让人心旷神怡,这就是诗意吧。一个真正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人总能在生活中找到诗意,然后静坐下来,幸福地呼吸,开心的微笑,诗意地生活!

曾经盲目无助地穿梭在日渐拔起的钢筋水泥中找寻我的诗意,可是我找到的是漫天的喧嚣与繁华。我感到生活的贫乏与苍白。我犹如行在一望无际,荒芜人烟。漫天黄沙的撒哈拉,难道这便是生活么?不,我分明记得海德格尔的那句感叹:“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可诗意在哪呢?诗意地生活又在哪呢?直到遇见它,我方才明白,方才感悟,方才坚信,生活是诗意的,人可以诗意地生活。

一直不敢用浪漫一词,总觉得离它太远,但用在太白身上我毫无吝惜。因为太白放荡不羁?否否否!还记得太白无酒不书的故事,还记得金殿上太白饮酒作诗的画面。金殿如何?贬低如何?皇上如何?贵妃如何?想喝便喝,这才是真性情的太白,可以随性而话还不是诗意地生活?那太白发游历在名山大川中的那声仰天长笑,那些绝美诗篇,那伤潇洒自如呢?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一直很喜欢徐志摩,喜欢那中水草般的清新与闲适,喜欢他的为爱痴狂。喜欢他为追求自由的爱,自由的梦,自由的生活而书下的诗篇。中国容不下他的生活,诗中的爱。他要诗意地生活着。也许上帝看了他的心吧,他让志摩兄以一种诗意的绚丽如流星般消逝在人们的眼中,现在的他,依旧怀拥着他的爱,他的梦,他的自由诗意地生活着吧。

《命运交响曲》的余音还在一次次的撞击着我的听觉与灵魂,《英雄交响曲》却让我又一被震撼与感动吧。也许这就是别人眼中贝多芬的音乐吧。是的,这是,这些体现了贝多芬对命运的抗争,对权贵的鄙夷,对自由的向往。但,这就是贝多芬了吗?哦,不,还记得《月光》,那是怎样的一副夜景呀,也是那般柔和,那般恬静,还记得《致爱丽丝》,那又是怎样的一种美呀。贝多芬对命运的抗争是因为他要索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是一种恬静。诗意地生活。他要的只是诗意地生活在他的音乐世界,诗意地生活在自己的心灵而已。

一直无法理解顾城、海子、老舍的死亡,也无法明白沈从书的隐退,巴金的忏悔。现在想来,那该是对诗意地生活在自己的心灵世界的终极礼宴吧。

为生命留一点空白,我安静的想着,永恒是一种从容的心境,告别忙碌的生活,品而处之生活,无非在余诗、酒、爱情、哲学,在空白的缝隙中,吟无用之诗,醉无用之酒,读无用之书,钟无用之情,终成一无用之人,生活却因此平添了几分色彩,宛若风起云涌。诗意地栖居。

萧红的值得

黄雁

秋夜,有霜。

我把搁置在床头已经许久时日的萧红取下,上面铺了一层淡淡的灰。如今,萧红走了已经六七十个年头。一个人的路,如此凉的夜,怕是寂寞的吧。

看着萧红的照片,黑白是基色。齐刘海,白围巾,紧闭的唇。眼神坚毅中隐忍着温柔,贤妻良母的模样。如果那时她嫁给王恩甲的话……只是萧红,本不是受命于父母安排的孩子,她骨子里流的是自己的血。于是还有什么模样可要,一切都随着与陆振舜的私奔而结束了,前面是万劫不复。

守旧的家族是容不得她的,她身体里肆意疯长的自由与爱的向往,令她不安于这个家。人走门关,是两厢情愿的事。萧红是这样一个女子,尊严是用来对付亲人的,而跟爱人在一起时,却是那样的卑微。

爱过才晓得多曲折。后来萧红并没有选择跟陆振舜在一起,陆振舜有家室,想与原配离婚,未遂。在那个年代,爱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尤其是温饱。

“肚子越响了,怕给他听见这肚子的呼唤,我把肚子翻向床,压住着呼唤。”这是我们所熟悉的萧红,那个与萧军在一起的萧红,卑微到无以复加的萧红。萧红挨了萧军的打,被朋友问起时也只说是自己跌的,她找借口为萧军遮羞,也用来为自己遮羞的布却被萧军一把揭开。“上面跌伤的,别不要脸了!是我昨天喝了酒,打的。”

这是爱情里的萧红,怎么越来越不是她自己?像一根藤,只能依附男人这棵树才活得下去。她是为爱而生的吧,或是如她自己所说,她是红楼梦里的那个痴丫头香菱。

我越来越不懂萧红了。后来,萧红同端木蕼良结了婚。那个被聂绀弩称为可应武皇考试取个一二的才女萧红,却给端木蕼良抄起了稿纸。这时,才情在脚底,爱情在头顶。尽管如此,这依旧换不开幸福。

还记得他对萧红说:“三郎,我们分手吧。”不知这话有没有伤到萧军,倒是萧红被刺的遍体鳞伤。

萧红走时,萧军的端木蕼良一个也没来送她。萧红自己也说,她总是一个人走路,好像命中注定。我是多么地想问,萧红,这么多年,你值得吗?临走前,萧红说:“这样走,我不甘心……”当然,不甘心,她的才华还未尽施,她还没有咬到爱情的甜果。

可是,真的值得吗?那么全身心的投入,却被现实无情的揪出,任自己被生活淹没,把自己的菱角消磨殆尽,最终找不出自己来。这一切是否真的有价值。萧红没有回答,可见她那不后悔的心意,我便知道答案了。不后悔,便是值得。记得以前舒婷的《致橡树》。并非要求背诵的诗篇,而语文老师硬是叫我们背诵了下来,她说,这对我们以后有用。可是呀,爱上的人都是盲目的,如萧红。那么诗,有再大的作用也都没有用了。

阳光下的人生

田海飞

人生如果十分,我渴望这样度过;

三分是遥不可及的理想;

三分是别人口中不争的现实;

三分是自己无所畏惧的追求;

剩下一分就留给偶尔“的忐忑不安,颓废,消极或怠慢逃避。”

(选自《人生如果十分》)

人生如果没有理想,就如同行尸走肉毫无生机,有了理想但不奋斗去实现,等于没有。一个人真的为理想发愤,结果可以看到“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他们没有放弃心中的理想,而是选择了坚持。这世上没有爬不过去的山,也没有过不去的河,过不去不是因为风高浪急,而是缺乏先把鞋子扔过去的勇气,生旦净末丑,你可以随便选择,唯一不能选择放弃。

我们都生活在现实生活中,当理想破灭时,不免会灰心,失望,冥思苦想,这究竟是为什么?谁在欺骗你?是谁将你绊倒,将你遗弃?无论是谁,请你不要心生仇恨,相反,要感激他们。“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态;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腿;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了你的智慧;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会了你独立。”这样,我们对生活有了更强烈的渴望,渴望每天升起的太阳,它为我没有放弃人生做了见证。

对于我所要追求的东西,我认为方向最重要。有句话说得好“人生最要紧的,不是你站在什么地方,而是你朝什么方向走”。要达到自己的目标,宁做方向正确的乌龟,不做方向错误的兔子。不要坐着等机会,要启程,这样才能达到理想的目的地,只有播种子,才可能有收获,也只有追求了,才能品味堂堂正正的人生。

现在,我们拥有的最大的资本就是青春。此时不拼,更待何时!因为有青春的激情与力量,我可以热烈拥抱生活并执著的拼搏追求;青春给予我们勇气和思考,我们就要勇敢的接受挑战和理智的处人面世。青春给予我们的远不止这些,所以,我们更要以积极的态度回报青春。

“人生不售回程票”,美丽的人生蓝图,是要从一张白纸开始,然后靠自己加上你喜欢的颜色,记录人生的点点滴滴。当人生将尽时,我们可以骄傲的对自己说“我没有白来,我的人生比阳光还灿烂。”

一个人的城堡

王虎

当睁开惺忪的双眼时,所有的光线骤然直射入我的瞳孔,我揉揉有些疼痛的眼睛,有一种刚从坟墓里爬出之感,所有疲惫还在耳边敲打着未醒的梦。

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够冷,不过不够酷。我喜欢人性里的许多东西自己能始终控股,我讨厌被那些蝇营狗苟的人或事所干扰。

我的世界并不宽也不广,只是一片狼藉的荒漠;我的城堡那样冷清寂寞,只有我一个人来来往往。就在我的天地里,一直以来我是多么不可一世,我对远方的悠然行云或是缓缓下坠的夕阳与冉冉升起的明月,总是嗤之以鼻。一个人的王国里,我就是那个王子,也是那个王子的臣民。偶尔,有人陆陆续续在我的城堡前经过或停留,短暂的喧嚣过后,又回到了那片死寂。我始终不懂也不愿对那些即将离开的人挽留或道别,更不会对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挥手,我只是站在高高的城堡上任其随日落渐渐消逝在天边。

一天,一阵晚风吹过,将她悄无声息地吹进了我的世界,我还是那么冷,甚至比以前更冷。但是我知道,我体内的血却在一点点温热,正渐渐沸腾。她停留了许久,未曾离去,我也不希望她离去,即使离去,也应该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我不需要那么真实的道别,我只想一觉起来,看着空荡如故的城堡,宛如一场梦留下的痕迹。

时光流转,冬去春来,狼藉的荒原生长出了片片草绿。我还是习惯站在高高的城堡上,极目远望着远方,而在乎的,却是那流连在身后的身影。终于,我终于忍不住,转身拥抱着那魂牵梦萦的身影,很紧,不留一丝空隙。记得有个女人说过: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而那刻,我就是那个最幸福的人。

我的城堡从此不再寂寞,我的荒原不再那么寂寥。当我在眺望远方时,她总会从后面紧紧抱住我。此时我会莫名地伤感:我不知道,我们一起可以有多久,会是永远吗?她看着远方扉红的天边,喃喃说道:有一天,你会远走,去你一直眺望的地方么?

在静静流淌的岁月之河中,我享受着一切甜蜜,感受着她给予的关怀与温馨,我明白我将难再离开她。正因如此,我有了梦想,我想有一个恢弘的天下,我想给她所有最好的。我已经变得害怕,我怕自己的人生会从此不振,更怕她有一天会厌倦这个空荡的天地。

于是,我决定离开。她沉默着,静静地看着我走向大海的方向。

回头望着远方越来越小的城堡,我心里有着许多不舍。我多少次曾想调过头回去,可我一直没有。我终于丢弃了我的王国,只有一个人的王国。我就这样一直走向远方,这时的天空有云彩飘过,皱成了愁肠寸断的眉宇。

我走过很多地方,我将所有的懦弱收在心底,假装坚强地面对着所有的一切,但我清楚,那份不分昼夜的思念已经无法卸下,她已成了我活着、奋斗着的理由。当我看向我那久别的王国时,我不知道她是否也一样思念着我,是否还在等我,我突然有些害怕,怕独自活着会没有意义。

我终始认为自己生命里的许多东西,都能被自己始终控股,可终究发现,许多东西总是在不知不觉间产生,有时,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我转过身,走向前方不知是通往天堂还是地狱的路程,我知道,前方的路,无论有没有尽头,我都会走下去。

上一条:朝花文学社作品之闲庭乌当 下一条:朝花文学社作品之诗影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