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文学社作品之诗影涟漪

发布时间:2011-11-01 16:05 来源:  浏览:[] 次

黄昏.指缝间的泪痕

黄昏.指缝间的泪痕

罗丹

流云的呼吸在眼帘流逝

静谧的银钩在云间静谧

掉落的影

稀疏的抓不住那份摇曳

光,

在夜下孤独的驻守一份夙愿

黎明在故事里很近

咫尺的守望,

凌乱的洒在颤抖的波纹中

故事在褶皱里流落

结局在涟漪里沉沦

那里,

他们说深不见底。

流星从指尖的这个方向滑落

丢失了厚重的许愿

枝桠里的梦

沾染着冬雪的痕迹

在凌晨冻结。

路灯安静的致意

扑灭了昏黄的眼眸

只有我一个人的小路

谁的哭泣负荷了一个夜晚的回忆。

荷塘在深黑色的间隙中叹息

鱼的徘徊是否打扰了你恬淡的梦境。

好想知道

谁是你今夜的风景

谁是你故事里下个段落的温馨

你亲吻过谁的脸颊

拥抱过谁的孤单

半影里残喘着点滴的光星

是谁遗失了彷徨在这青苔间隙

咸腥的泪痕

铺卷着孑影的凄清

夜举灯盏把月邀

我对月

放怀了月缺残的思念

月下

轻轻的晚安

风是否已点燃了黎明未至的烛火

抚过半点泪痕在指边

轻说今夜晨露深浓……

美人鱼的泡沫爱情

赵汝娇

你握着尖刀的手

颤抖的猛烈

巫婆下过咒语的残忍

王子拥着美丽的新娘

忽略了你的痛苦

你的唇如蜻蜓点水

吻的也只是他的眉毛

刀子抛向浪花,轻轻地

怕惊了热恋中的人儿

扰了那一帘幽梦

你的美的声音,宛若天籁

爱上一个凡人

选择割掉了舌

试图兑换完美的爱情

喝下一味苦药

忍受撕心裂肺的痛苦

站在刀尖上

演绎**的舞蹈

还有凄美着沉默的爱情

冷风过境

带来油纸芬芳气息

闭上眼,世界一片昏暗

听到礼堂的钟声

你的真爱

开始一点一点的埋葬

太阳从海洋升起来

那个清晨

你就潜入海里

那个清晨,你沉入地平线

做回海的女儿

水上的泡沫,融进安徒生的笔里

讲述着你和你的爱情

感动来听故事的人

梦的流浪

王德贵

日子在无为的叹息中滑落

梦在摇曳中沉默

看看这沉浮的世界

总是有那么多的脆弱和冷漠

心长在孱弱的枝头上

总是缠着那么多的悲伤

梦从暗夜驶来

她有渴望交付的

她也曾动容过那美丽的传说

所以她有福至心灵的依赖

因而她一直在周而复始的等待

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一场不能回眸的涉足

但她一直坚信这是一次美丽的开始

她终于还是等到了她最爱的季节

她采摘着覆有冰霜的花瓣

只是在那朵记忆的花瓣上

还缠着雨的流浪和梦的泪滴

我们需要

——以文字游戏人间.

牧场

人到中年。一面水银剥落的镜子

留下了我们的青春时代

我曾经反复梦见迎着太阳上升

有人撞见爱情,开始以火维生

充满想象的雪,通体透红的雪

向我们展示了深渊之上的美

哦,上帝,他给我们指点另一条路

通向他水草丰茂的牧场

或许,你需要的更多

鲜花、水源、还有冷冷燃烧的月亮

与春天有关

这是春天,雨水冲洗的女人

像种植在睫眉深处的小花

比还未开放的荷花还要高出一节

她洁白的牙齿,被我们当成了宝石

但我们不能用大地来比喻她的脸

和我们不一样,她把百合花当成了唯一的信仰

此外她还试图逃过时间的惩罚

在城市和村落之间的开阔之地

反复审视花开的瞬间

时光倒流

我看到西班牙的骑士们

走过街心花园,跨过锈蚀的路障

坐在羊角上的女人拿着长矛

驱赶我们走向遥远的一条大河

纽约的股市行情是寒冷的

阿姆斯特丹的下水道,像一个温暖的胃

我们最后来到了梵高的麦地

看见燃烧的耳朵

我有青花瓷,你有精钢钻

我的疼痛像一座丰富的矿藏

我的黑暗像一宽广的北方

岁月模糊,不告诉我们真正的生活

我们理解世界,却束手无策

就像今晚,我试图将自己打开

最先遇到皮肤,温暖啊,像你们热爱的春天

接着是骨头,阴冷啊,秋风萧瑟。

独 白

他整夜唱莲花的歌

在莲花上唱

在荷叶上唱

在藕片上唱

在自己的胃里唱

他的歌只有自己听得见

玫 瑰

从容的、将花园分为两半的玫瑰

在我们的手上传递

带着病毒的和唾沫的玫瑰

在暗夜里温暖开放

在东新路迎来送往的玫瑰

孩子口中吮吸着

人老珠黄的玫瑰

还没有开放的

被春天遗弃的玫瑰

并不存在的玫瑰

我们所期待的玫瑰

玫瑰,千千万万的玫瑰

雪•血

雷鑫

纷飞的夜

你依偎着我

徜徉于白的世界

一片片撒落

于我的发髻

你温柔的手

拾起片片落下的冰凉

破碎了一颗沉睡的心

唤醒了黯淡的缠绵

我似飘落的雪花

骄傲地在空中舞着

从不曾想

肆虐的冬

也会投降于多情的春

没有防备

自己会被这

虚伪的明媚

无情地融化

雪花再美

也会有看倦的时候

似乎今年的冬天

些许的漫长

明年

你的右手旁

有了另一个人的左手

我的左手

在寒风凛冽中颤抖

呼号的风

吹走了你与她的背影

掠过了我的鲜红的血迹

描摹了一幅

罕见的

雪中血

人们开始反对对春的憧憬

雪花变做自然的牺牲品

依然

不再

雨伞

文蕾

千里迢迢

只为邂逅你

我愿

不屑雷的吹捧

我愿

不顾风的柔抚

我愿

不睬雾的殷献

甚至

诗人的赞叹

甚至

万物的期待

千里迢迢

只为邂逅你

哪怕

片刻的相拥

哪怕

瞬间的停留

可是

你鼓鼓的圆脸

是迎接

还是,拒绝.

上一条:朝花文学社作品之岁月留香 下一条:朝花文学社作品之青柠时节